中国使馆录音电话让挪威维吾尔人感到惊恐

旅居挪威的新疆维吾尔人据报近期频繁接到号码显示为中国驻挪威使馆的电话骚扰,为当地维吾尔社区增添了紧张气氛。活动人士说,中国使馆已经加强对旅欧维吾尔人的监视。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11月14日报道说,旅居挪威的新疆维吾尔人今年8月到10月间很多人都接到了据称是中国驻挪威使馆自动拨打的电话,让这个有大约两千五百人的社区感到惊恐。

蒂娜(Tina)16年前从新疆移居挪威,现已是挪威公民。她今年10月1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参加集会,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侵犯维吾尔人的自由,然后就开始被中国使馆电话骚扰。她说,“我接到了十多个电话。我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我父亲后来告诉我,这些是中国使馆打来的电话”。

挪威维吾尔社区秘书长阿的江•阿不都日衣木(Adiljan Abdurihim)说,有三十人表示他们接到了号码显示是中国驻挪威使馆的自动电话,可实际人数应该更多,有些人没有报告,担心报复。

报道说,接电话的人会听到一个录音,索取个人信息。如需了解详情就按5,然后被告知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使馆领取文件。今年22岁的维吾尔学生阿布拉(Nadir Abla)说,“他们是没说‘我要杀了你’。可是我没有任何证件,他们要我在一个小时内赶到使馆领取”;蒂娜也说,“我对这些电话感到十分恐惧,因为我在使馆没有文件,他们却希望我赶到使馆去领取”。

深深的恐惧

报道说,中国驻挪威使馆否认打出了这些电话,称这些是诈骗电话。使馆一位发言人并说,使馆之前就号码显示是中国使馆的诈骗电话发出过警告。人权观察中国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这些电话尽管不太可能是中国对维吾尔人监督活动的一部分,但电话引发的反应显示海外维吾尔人对中国政府的传统恐吓手段存在深深的恐惧。

挪威维吾尔社区秘书长阿不都日衣木透露,旅欧的维吾尔人正在受到监督,荷兰、比利时和法国的维吾尔活动人士都报告说,中国驻当地使馆向他们施加了压力;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亚洲计划研究员斯摩尔(Andrew Small)说,“中国一直在向海外维吾尔人社区施加更大的压力。过去发生的一些事件显示中国使馆都直接参与其中”,“比如说,瑞典就因针对维吾尔流亡人士的间谍活动而驱逐了一位中国外交官”。

担心亲人

报道说,旅居挪威的维吾尔人的惊恐正在升高,主要原因是他们在新疆有亲人。挪威维吾尔社区说,他们已经将使馆的电话骚扰通报了挪威警方,并呼吁所有接到电话的人向当地警方报告,可实际报告的人很少。化名纳兹·古尔(Naz Gul)的维吾尔活动人士说,“我很多朋友都接到此类的电话,可没人报告。我向我在萨普斯堡(Sarpsborgi)这个奥斯陆郊外的城市的朋友提起这件事时,他们都说‘我也接到了’”。

九年前旅居挪威的古尔透露,她的两个姐姐依然在中国,目前很为她们的安全感到担忧。古尔说,“我姐姐仅仅是因为戴了头巾,又去了趟土耳其,就被迫参加了学习。我以后就没跟她再联系过”。

蒂娜也对她在新疆的亲人感到担忧。蒂娜说,“我为我在中国的亲人感到担忧,他们究竟是生还是死,我对此一无所知。了解情况很难”。

Share

轉載自VOA新聞, 文字和圖片版權屬來源網站。




loading...
Sha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