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缺席峰会 美国在印太地区发出不一致讯息

特朗普政府发表了描绘美国与亚太地区接触及对未来发展承诺的报告。就在这份报告发表的同一周,特朗普总统没有出席该地区的重要峰会,只是派了一个较低级别的代表团与会。

这份报告说,特朗普“已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接触作为其行政当局的一个头等大事”,然而特朗普不仅没有亲自参加本星期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的东盟和东亚峰会,甚至没有派国务卿蓬佩奥与会。

去年特朗普派副总统彭斯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和东亚峰会。今年特朗普总统则委派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作为特使参加峰会。

批评人士说,特朗普的高级官员缺席意味着,本地区其他大国将有更大机会扩大它们的影响。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关注美中战略竞争问题的研究员扎克·库帕(Zack Cooper)说:“如果行政当局当真要把注意力转向亚洲,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开会时到场。”

库帕还说:“在同中国的竞争中,重心是要与地区各国站到一起。我们必须停止自我拆台的行为。”

中国总理李克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印度总理莫迪等领导人出席峰会并与东盟领导人相聚。

东南亚领导人坚持外交礼仪,没有出席美国-东盟会议,而是派遣各国的外长会晤奥布莱恩,奥布莱恩则否认东南亚领导人不来与会是为了冷落美国的说法。

奥布莱恩说:“我参加了一系列会议,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妥。”

奥布莱恩向东南亚领导人发出了特朗普的邀请,参加明年初在美国举行的峰会,并且重申“美国以言行致力于对我们在东盟的所有朋友、盟国以及伙伴的坚强承诺”。

库帕说:“美国的公开表态和其实际接触之间是彼此脱节的,这使得美国与东南亚接触更加困难。东南亚需要得到保证,美国仍将是域内大国。”

有兴趣看到美国与东南亚国家接触

由特朗普来主持明年由东南亚领导人参加的会议,很可能是美国-东盟关系向前迈进的一步。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副主任兼研究员布莱恩·哈丁(Brian Harding)说:“我相信,东南亚国家领导人将认真对待这项邀请。他们有兴趣看到美国加深接触并有兴趣共同前来美国。”

2016年,作为“重心转向亚洲”战略的组成部分,奥巴马总统在加州阳光庄园主持了第一次在美国举行的美国-东南亚峰会,会晤了东南亚领导人。

那次会议被视为华盛顿与东南亚地区关系的分水岭事件。东南亚位于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中国的后院。哈丁说:“阳光庄园仍然回响在东南亚政治领导人的集体记忆中。”

哈丁和其他批评人士说,在美国重新把东南亚领导人聚集在一起之前,在自由贸易等各项地区谈判中,美国的观点消失不见了,中国成为主导力量。

多边贸易协议

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各项地区谈判仍在继续,包括讨论北京倡议的新自贸协议。这次峰会就讨论了自贸协议,协议有可能包括至少15个国家。

虽然印度因为担心中国廉价产品大量涌入会伤害本国产业和小企业而退出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但是这项协议预计将在明年启动。

一旦投入运行,这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协议,包含全球GDP的30%和世界的一半人口。

另一项多边协议《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也在华盛顿缺席的情况下向前推进。

特朗普2017年退出了曾经是奥巴马政府“重心转向亚洲”核心内容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随后召集11个其它成员国重新打造TPP,将其更新为CPTPP。

CPTPP在2018年3月签署,11个签字国已经执行了七个月。

哈丁说,特朗普政府更喜欢双边贸易协定,但在该地区尚未达成任何协议。

他说:“日本在双边贸易谈判中实际上是尽其可能放慢脚步走。越南之前看似是个可能的对象,但就是不感兴趣。菲律宾不感兴趣。他们看到美国是如何对待自己最密切的盟国和伙伴的,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欧洲、韩国,他们不想沾边。”

与此同时,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继续令东盟领导人担忧。有些领导人说的话比另外一些领导人要冲一些。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说:“美国只允许每位总统做两届。所以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会再持续五年,—如果他赢的话。”

Share

轉載自VOA新聞, 文字和圖片版權屬來源網站。




loading...
Sha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