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被告上美国法庭,下载量惊人市值曝光

近日(11月27号星期三),中国“抖音”国际版TikTok超过一百名国际用户在加利福尼亚州北区地方法庭,对TikTok公司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等共四个相关实体提起有八项指控的集体诉讼。

该集体诉讼的总代表是女大学生密斯蒂·洪(Misty Hong)。她在诉讼中指控TikTok把私人用户数据传输到中国的服务器,而该公司曾经保证不会这么做。

密斯蒂·洪是北加州帕洛阿尔托市的居民。她表示,她于2019年3月或4月下载了TikTok应用程序,但从未创建账户。几个月后,她发现TikTok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她创建了一个帐户,并制作了关于她的私人信息档案,包括从她创建但从未发布的视频中收集了个人识别信息。

加州执业律师王太和对美国之音说,由于电脑、手机和互联网已经完全占据了人们的生活和工作空间,使用者几乎所有的日常行为都会在互联网上有所体现和储存。

他说:“这个案例显而易见是消费者信息被软件公司擅自收集和利用,这当然是商家的抢客户行为,侵犯客户权益不言而喻;对此,美国向来是非常重视的;为新增账户实施无底线的操作,手法太奇葩,在美国体制下是不能容忍的。”

诉讼文件披露,本次诉讼价值超过500万美元;TikTok和“抖音”今年八月时在全球的每月活跃用户共有六亿两千五百万;仅仅被告之一的“北京字节跳动”公司目前的市值大约在750亿到780亿美元之间。

经济学家沈度对美国之音表示,和抖音同出一辙,TikTok传送的也是网友或专业团队制作的离奇而有创意的小段子;这是中国段子文化对海外的输出,是“段子文化上了国际舞台”;事实上,这个现象可以说是“专制下产生的意外软实力”,它像病毒一样传播,营造着娱乐至死的社会氛围。

王太和律师说, TikTok能够在一年多以前(2018年10月)异军突起,成为美国被下载最多的应用程序,说明它的商业模式的确切中了美国市场消费者的需要。

有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TikTok是苹果应用程式商店中的全球下载之最,下载量超过一亿,超过“油管”、“脸书”等业内巨擘的同期下载量;截至2018年,它使用75种语言在150多个市场中运营。

网络观察人士佐拉对美国之音表示,TikTok用逗乐子的手法闯入美国社会是有理论根据的,这就是“认知轻松度”;这种状态下,使用者会毫不怀疑地接受所有被灌输的内容,因为一切看起来都是舒服的、是对的;这会导致美国年轻人被洗脑,导致美国传统价值观崩溃,让美国下一代放松戒备甚至崇拜共产主义、崇拜威权主义。

王太和律师说:“对软件公司而言,它们的市值估算主要就是下载量和在线活跃用户数量;下载数量越多、注册用户越多,其商业估值就越高。所以,这些公司都会拼命推介自己的软件。”

诉讼还称,中国科技巨头百度的源代码已嵌入到TikTok应用程序中,还有一家中国广告服务商(Igexin)的代码也已嵌入其中。安全研究人员于2017年发现,这样的嵌入使开发人员能够在用户的手机上安装间谍软件;此外,TikTok于2019年4月将用户数据转移到了中国的两台服务器上(bugly.qq.com和umeng.com),其中包括有关用户设备和用户访问过的所有网站的信息。

王太和律师指出,TikTok既然生成在中国以外的美国独立运营,那么,它的商业管理和运作都应该依据美国的法律法规进行,包括其收集到的客户信息也应该如宣称的、储存在美国境内的伺服器中,而不是被转移到美国之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

有网友说,抖音和TikTok让用户“成为专制下的韭菜”;网友洪雨说,国内大环境下的互联网用户从来都在“裸奔”;齐章说,监控和人脸识别无处不在,人们无处遁形早已是实锤。

TikTok并未立即回应有关本次在美国加州被告上法庭的置评请求,但坚称它将所有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并在新加坡进行备份。

有分析称,TikTok在美国青少年中建立了特别忠诚的粉丝群;当前的这些指控可能会加深TikTok在美国的法律纠纷;而最近一年来,该软件一直因其国家安全隐患而受到美国智库、军方、国会和白宫的强烈质疑。

Share

轉載自VOA新聞, 文字和圖片版權屬來源網站。




loading...
Sha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