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人士说,美国的堕胎法危及母亲和未出生的孩子

医疗机构说,由于特朗普政府扩大了禁止堕胎的“全球终结令”,减少了对参与堕胎相关活动的国际组织的援助,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孕妇失去了获得产前保健的机会。最近的一项学术研究也将以往的援助限制与非洲堕胎率的增加联系起来。

肯尼亚家庭健康选择组织自2018年失去了200万美元来自的美国资助以来,已经叫停或减少了全国范围内的计划生育服务。

肯尼亚家庭健康选择组织负责人阿莫斯·西姆帕诺说:“‘全球终结令’也非常全面,因为它甚至不允许组织提供计划生育服务,而计划生育基本上是我们作为一个组织的核心任务。”

美国的“全球终结令”禁止向提供堕胎服务、提供支持堕胎咨询或倡导放宽堕胎法的组织提供美国国际卫生援助,金额高达大约88亿美元。

自1984年以来,这些按党派划线的限制措施不断获得共和党总统的颁布,又总被被民主党总统废除。

在失去美国的资助之前,肯尼亚卫生网络每年能为大约7.6万人提供服务。

发展中国家的一些计划生育诊所往往是当地唯一的医疗机构 – 不仅提供产前保健,而且提供艾滋病毒筛检、儿童接种疫苗和避孕手段。

美国全国生命权委员会等反堕胎组织说,反对者夸大了“全球终结令”的影响。

他们指出,超过700个国际援助组织仍在接受全球卫生援助资金的计划全部拨款。

全国生命权利委员会卡罗尔·托拜厄斯说:“只有少数组织拒绝接受这些服务的资金,因为杀死未出生婴儿的权利对他们来说更重要。”

托拜厄斯说,私人捐款正在弥补被取消的美国政府资助,但是非洲的一些卫生组织说,他们没能得到足够的外来资金以弥补被削减的资助。

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扩大了“全球终结令”,减少了对美洲国家组织的援助,因其资助游说拉丁美洲堕胎合法化的第三方团体。

“全球终结令”的反对者反对特朗普政府对提供全面医疗信息和治疗的组织实施他们所称的党派和政治驱动的限制。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克洛伊·库尼说:“你这是让医生们在华盛顿的政治和他们自己国家的健康和道德决策之间做出选择。”

《柳叶刀》全球健康杂志最近的一项研究报告称,在过去的限制时期,非洲的堕胎率增加了40%。该报告支持了批评人士的说法,即“全球终结令”的作用弊大于利。

Share

轉載自VOA新聞, 文字和圖片版權屬來源網站。




loading...
Sha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