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对中国一些穆斯林来说,逃离并没脱离苦难

路透社7月19日发自瑞典的报道说,对一些中国新疆的穆斯林来说,逃离中国到海外,但他们的苦难并没有结束。这篇报道从一位哈萨克妇女的遭遇开始说起。这名女士叫塞伊古尔. 绍伊土拜(音译Sairgul Sauytbai)。她去年从新疆针对少数民族的“培训中心”逃走到了欧洲,向记者讲述了其在那些培训中心看到的毒打和折磨。

塞伊古尔是本月初在哈萨克斯坦接受路透社采访的。她逃离新疆到哈萨克寻求庇护。她和律师对记者说,她被控非法越境,被剥光衣服。安全人员还让她对北京的反极端化运动保持沉默。据报道,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被关进了新疆的所谓训练营地或培训中心,而这种中心,实际上就是监狱。

塞伊古尔和其他所有逃出新疆的人的遭遇说明了一个困境:他们因为在这些培训中心的遭遇而逃到周边国家,但这些国家同北京关系良好,所以,他们又不敢在这些地方畅所欲言,讲述其苦难遭遇。

国际人权组织说,中国在新疆拘留了大约1百万人关到了这些“教育培训中心”。在新疆,最大的少数民族就是是维吾尔人。一直以来,新疆地区的民族关系非常紧张。

在这些中心住过的一些人说,这就是监狱。他们对路透社说,人们在这里要关很长时间,接受共产价值观洗脑。北京说,这些中心就是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主要是为了防止恐怖和极端分子闹事。

塞伊古尔今年42岁,曾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区一所幼儿园当过院长。在2017年11月,她突然被叫到某培训中心去给那些“受训者”教授汉语和文化以及中共那些理论。

在那之前,塞伊古尔的丈夫还有两个孩子已经迁移到了哈萨克斯坦,但是,她自己的护照被没收了,当局显然不想让她到外面同家人团聚。她到了培训中心后,发现“受训人”遭到了非人待遇,看到了毒打和酷刑折磨。

她对记者说:“这种情况是家常便饭,我经常看到。这些被关在里面的人,什么人都有,有牧羊人,也有作家还有社会活动人士。他们根本就没有犯罪。”

她在那里工作了4个月,政府就让她回家了。不过,她幼儿园园长也当不成了。她担心不久可能自己也被关进去,于是就通过中国同哈萨克斯坦中间一个免税贸易区逃出中国到了哈萨克斯坦。

不过,在哈萨克斯坦,当局抓住了塞伊古尔,还把她送上法庭。所幸法官判定,不能将其送回中国,给予她缓刑。她在哈萨克斯坦寻求庇护,但是,当局不接受其申请,并说,没有发现她遭受迫害的证明和证据。上个月,她们一家离开哈萨克斯坦,来到了瑞典,申请居留下来。

在瑞典的特瑞堡,她对记者说,哈萨克安全人员警告她们,不得批评中国。她说:“我到了哈萨克斯坦后,因为我在中国看到了许多事情。我想告诉全世界北京的所作所为。但是,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安全部门还有我的前律师都让我保持沉默,不要说话。”

其前律师库斯潘也证实说,他的确告诉塞伊古尔不要说在中国培训中心的所见所闻 ,避免影响其法庭案件和庇护申请。他说:“当务之急,就是不要让他们把我的当事人送回中国。”

Share

轉載自VOA新聞, 文字和圖片版權屬來源網站。




loading...
Share
Share